<strike id="jddtl"></strike>
    <noframes id="jddtl">

    <pre id="jddtl"></pre>

    <track id="jddtl"></track>

      <cite id="jddtl"></cite>

      云南150名醫護集體棄領補助,調查結果出來了,網友為何不買賬?


      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20-03-17





        3月10日,云南昭通彝良縣人民醫院150名醫務人員宣布,放棄申領抗疫補助,引發了網絡熱議,3月16日,當地官方回應,稱經調查,未發現院方要求和統一組織醫務人員放棄申領補助的情況。


        并表示該院未統一組織對相關程序及報批要求進行準確全面宣傳、講解,導致醫務人員理解不到位,表達了放棄申領補助的意愿。已責成該院立即整改,精準統計上報并兌現補助。

      20200317081500743.jpg

      通報截圖


        網友:自愿放棄還是另有隱情?


        近日,“昭通日報”官方微信曾報道此事,題為《30萬,云南彝良150名醫護人員不要了》,文中表示:領取,是應該得到的;放棄,也尊重選擇。


        據當地官方報道,彝良縣人民醫院150余名醫務人員,約1500余個工作日,可申報30萬元臨時性工作補助,但他們紛紛放棄申領。


        當時就有很多網友評論留言質疑:彝良醫護人員集體放棄申領是全體人員高風亮節,還是有不足為外人所道的原因?

      20200317081546355.png

      官方報道視頻截圖

      20200317081604714.jpg

      圖片來源:昭通日報微信號


        在官方報道公開視頻中,面對鏡頭宣讀講稿的醫護代表這樣說道:


        “彝良縣至今未出現一例確診患者,比起那些參加援鄂醫療隊被病毒感染后犧牲的醫務工作者,我們能夠好好活著,是幸運的。比起湖北武漢等疫情嚴重地區醫務人員的辛苦,我的付出是微不足道的……


        因此,本人鄭重承諾,抗疫工作是我的職責所在,理當積極為國家抗擊疫情做貢獻。我自愿放棄享受新冠肺炎疫情臨時性工作補助的申報權利……”


        有網友發布自稱為醫院工作人員的微博私信稱,放棄并非自愿。雖然這名網友提供的信息尚沒有得到確認,但仍有很多網友擔心醫護人員“被自愿”。


        有很多網友對媒體報道“集體放棄”的操作存疑——


        網友“辣炒土豆片”:我就想知道150個人怎么做到的異口同聲?


        網友“漩渦貓”在知乎上質疑:如果是一兩個醫護人員有放棄自愿補助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但全院上下150余名醫護人員個個都這么想,還把媒體拉過來,讀演講稿,做宣誓狀。讓人不得不浮想聯翩,這究竟是醫護人員的個人想法,還是某些有地位之人的意志表達?


        微博熱門評論中,不乏網友對醫護人員的心疼,擔心道德綁架。還有網友擔心,有些地方以彝良醫務人員自愿放棄補助為由,對本地的醫護人員進行道德綁架,也要求醫護人員“自愿”放棄補助。


        網友anotheredition: 為什么要宣揚這種精神,又要捧殺醫生嗎,請把他們當成普通人,謝謝!


        光明網評論認為,應不應該發臨時補助,不應以有沒有出現確診患者而論,更不能與在湖北、武漢的醫務工作者相比。只要在這場戰“疫”中堅守崗位,為疫情防控做出了貢獻,都有資格領取這份臨時補助。


        “子貢贖人”:心意領了,錢請收下


        此次事件,“子貢贖人”成為很多網友熱議中屢屢提起的典故。


        新京報之前一篇《珍惜善意但不必成全》的評論也講到了“子貢贖人”和“子路拯溺”的故事。


        很多人都聽說孔子的學生子貢從其他國家贖回了魯國人,政府要給其贖金,被子貢回絕,該“仗義疏財”行為遭到孔子批評??鬃拥牧硪粋€學生子路在途中救了一個落水者,該人用牛答謝子路,子路接受了牛,孔子夸獎了其行為??鬃拥淖龇ㄖ鄣?,其實就是“做好事不求回報”的潛在道德綁架與“做好事有好報”的正向激勵。


        新京報進而提議:更好的辦法就是,充分肯定這些醫護人員的善意,但該補助就補助,至于補助款到手后如何處置,是捐出還是留作自用,由他們自己決定。這樣一來,可以定向捐贈、遂了他們心意,還可有效監督善款用途,讓善款發揮更好的作用,更能避免道德綁架下的“捐不起,但不捐不行”情況。


        作家馬伯庸在微博上也轉發了這個新聞,也再次提到了子貢贖人,他認為且不說有沒有強迫成分或領導要政績的可能。就算這些醫護人員真愿意捐,政府正確的做法也該是表彰精神,照常發放補助,愿意捐的人,以個人名義去處理。這一觀點有將近7000的網友點贊。


        很多網友已經提出了很好的解決辦法,那就是婉拒他們,把臨時補助照常發放給他們,之后如何處置這筆補貼,由他們自行決定。這樣一來,既兌現了國家承諾,也可以成全他們的善意。


        媒體評論:法理事理情理,理理皆輸


        當地調查回應否認了院方“統一要求”的情況,結果出來了,但似乎網友并不買賬,主流媒體報道下的留言評論卻仍以質疑為主。


        南方都市報今日發表評論,注意到一個細節:彝良醫院登報聲明放棄補助的醫護人數為150人,遠超出最終實際擬上報發放補助的126人的數字。


        評論指出:固然存在“未完成上報核定并取得補助”的情況,但聲明放棄補助的統一性痕跡依然明顯。無法確認聲明放棄補助的150人是否完整涵蓋了后續擬上報補助的126人,但潛在的接受補助人群因為涉事醫院“未統一組織”“準確全面宣傳和講解”相關補助發放政策,無論如何都屬于院方工作不到位的結果。


        南都評論認為:申領補助既然是權利,當然可以放棄,但彝良醫院的這種放棄,之所以觸動了輿論的神經、讓不少人警惕,很大程度上是擔心,當放棄成為眾多醫護的統一行動和聲明,背后可能是統一要求的強制甚至道德綁架。


        該評論進一步犀利提出,“彝良放棄補助風波與陜西安康領導補助遠超一線醫護的情況如出一轍,領導貪占補助是圖利,領導‘未予制止’放任醫護聲明拒絕補助,犧牲的是抗疫一線醫護的合法權益,讓國家關愛一線醫護的政策成了形式?!?/p>


        中國青年報也在一篇評論中表示:站在抗疫戰爭的全局高度,以合情合理的方式堅持將這筆補助發放下去,才是促進防疫工作、彰顯醫護人員價值的更好方式。建議“有關部門加強工作靈活性,主動調取一線醫護人員名單,通過日常發工資的渠道發放補助?!?/p>


        法學教授羅培新在澎湃新聞上發文,直言此事“法理事理情理,理理皆輸”。羅教授認為,抗疫補助,性質上屬于勞動報酬,不是困難補助,無需“申報”。只要確認是一線工作人員,統計好工作量,即應劃入相關人員的賬戶。法律并沒有規定申報環節。人為增設這一環節,無異于增設了“道德審查”的關卡,既有道德綁架之嫌,更有違法行事之虞。(作者:上官河)


        轉自:上觀新聞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7254。

      延伸閱讀

      熱點視頻

      工業互聯網賦能企業戰“疫” 工業互聯網賦能企業戰“疫”

      熱點新聞

      熱點輿情

      特色小鎮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亚洲成年在线影院_特级高清免费a级毛片_国产一区精品无码_亚洲 另类 中文 日韩